木茄

我喜欢的东西:

自动铅笔,
自动铅笔所描绘的世界,
粘了兽毛的裤脚,
老家的牡丹,
友人泛红的眼圈,
mojito里的薄荷叶,
太白酒杯里的月亮,
amazarashi流哲学,
局外人里牢房的窗户,
小王子等待的黄昏,
一口气流入肺腑的温水,
不会太甜的下午茶,
塔罗牌正位的星星,
我出生和你出道的1999年,
一边笑一边掉下来的眼泪,
可以痛痛快快淋一场的暴风雨,
在想象中抵达永远的爱,
我当下爱着的你们.

17年份的love for you

17年份的love for you

##饭龄未满半年,重温15周年sp有感而发

##轻拍,不喜左上或右上出

 

       2016年11月5日,晴转多云

       最新份的VS嵐补完后,再次翻出了15周年的夏威夷sp重温。记得最初看时只觉萌苏一脸,情不自禁对着电脑傻笑了近一个小时。然而此次傻笑依旧,却同时眼泪决堤。冷静下来后不禁感慨,饭龄甚至不满半年的我为何经历这区区几月后对同一个视频,抑或说是同一个组合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态度转变,从最初一种近乎冷漠的娱乐心态,到如今单单为其一句话便能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 喜欢大抵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我可以很快喜欢上晴朗的天空,一件新衣服,蹿过树丛的野猫,偶然听到的一首歌,脆生生的苹果,甚至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。可是,如此简单的喜欢在舍弃时也变得同样简单。太阳太大所以讨厌晴天,衣服过季所以压了箱底,邻家的狗更会撒娇所以忘却了丛中的倩影,男神出了新曲所以抛弃了过耳的惊鸿,刚洗好的草莓甜蜜诱人所以舍弃了一放便氧化发黑的苹果,爱豆颜值巅峰不下所以再难留意转身的惊艳出众。

       而爱大抵是一件十分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人类,如此自私多疑的存在,要怎么把心勇敢赤裸地寄托,蒙眼前行在未知的黑夜,为那心中神明的喜乐而独自吞下苦果。而正因为这爱的崎岖艰苦,想要收回之时同样是锥心之痛,来时路上的血汗足印如今又要重新受过,而曾交出的那颗赤裸心脏上淋漓的伤口更不知要几时方能愈合。

       那么,我对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?

       绝对不止喜欢那样简单,现在要我放手可是没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的。可是我同样也没有勇气说那是爱,这样遥远的心意究竟能否传达到你们身边。或许是自私作祟,本来单看着便满溢的幸福与安心,在一些时候却有了欠缺,竟滋生出些自以为是的悲伤。一边怀着不切实际的期望,一边唾弃着这般不知餍足的自己。终究还是过于喜欢,却仍未踏上爱的征途。

       1999年11月3日正式出道的你们,在两天前终于17周年达成,安然继续着top的前程。而同年出生的我,却仍是毛头小子一个,带着不成熟的身心在逐渐展露獠牙的世界中跌跌撞撞,莽眇前行。而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,我的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名字——嵐,且正如它本身所言,如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风雨就这般俘获了我的心。然而越深入了解,我却越心惊。谁能想到这样一场几乎席卷世界的暴风雨,它的开端竟是如此不安定的阴云与飘摇的狂风。起初各怀心思的五人,在那样匆忙的逼迫之下,一口气走了这些年。一步错过,也许便没有今天。那些夜里滑落的泪水,散乱一地的酒瓶,嚼碎吞下的耻辱,红着眼盼来的黎明,又岂是他人所能想象,更何能轻易置喙。Leader流下的眼泪个中甘苦,我所感触到的又岂及万分之一。忍过的,挨过的,如今能够正大光明哭出来又会是什么滋味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我们是被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有时候一句话既能拯救我们,也能要了我们的命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世事兴衰自有其律,抵达山顶之后必然只有下山的道路。当top的愿望达成,跌落的前路也同时印入眼中,可此刻未来似乎也并不那么重要,当下的嵐正呼啸着向世界传达爱意,五个人的身影在暴风雨中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这场延绵不绝的暴风雨,既是万中无一的偶然,又是万里挑一的必然。

       松本润,二宫和也,相叶雅纪,樱井翔,大野智。

       不守过往,不提永恒,只愿这五人与平常毫无二致地以自己的步调行走在永逝的时光中,而我得窥其一角,如同仰视赞美眼前八分钟之前的太阳。

 

       嵐17岁快乐。已经度过的十七年无法为你庆贺,之后的每一年,我会与千万雨滴一起为你跃下万丈高空。